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拉钉机资讯 >

機器人搶你工作,是為了讓你享受生活

发布时间:2020-05-03 23:48   浏览次数:次   作者:admin

自動化,也就是所謂「機器人的崛起」將對今後幾十年的薪酬就業形勢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如今,每當失業率上升就會有人提到這個問題。

十九世紀初,經濟學家李嘉圖認為機器有可能取代勞動力;馬克思也有與他相似的看法。大約同時代,盧德分子搗毀了紡織機械,他們認為正是這些機器搶走了他們的工作。

後來對機器的恐懼逐漸消失,因為有更多人很快找到了工資更高、條件更優越的新工作。但這並不是說最初的擔心是錯誤的。相反,這種擔心在遙遠的未來一定會兌現,我們遲早會找不到工作。

令人不快的是,對某些國家而言,這樣的遠期前景也許很快就會擺在面前。既然如此,在所有(或多數)工作被機器取代的情況下人們該做些什麼?

近來,製造業自動化甚至擴展到勞動力相對便宜的地區。 2011年,中國公司耗資80億人民幣(合13億美元)用以購置工業機器人。為蘋果生產iPad的富士康公司也計劃未來5到10年開辦第一家完全自動化的生產企業。

目前資本取代勞動力的趨勢已經不僅局限在製造業。最不起眼的例子是超市用了由一名員工監督的銀​​行自助服務機取代了收銀員的崗位。(雖然這樣的自動化並不恰當,因為超市將購物的工作部分轉嫁給了顧客。)

安撫對自動化的害怕,對低技能工人就業構成威脅的現成理由是,培訓工人從事更高級的工作。但技術進步現在已經開始侵蝕更高級的工作。

《金融時報》最近有一篇文章指出,在出了名地不受生產率提高影響的教育和醫療兩大領域,技術的應用都已經開始影響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翻譯、數據分析、法律研究等一系列高技術工種有可能逐步萎縮。因此,新一代工人將接受哪些培訓?



樂觀者輕率地斷言「會產生很多全新類型的工作。」例如,電動車「編隊行駛」後多車廂公路列車的領駕、高級數據分析師或機器人技師。但我並不覺得有很多新的工作誕生。

我們可以想像區區幾位技師取代了整車隊的出租車和卡車司機,少數人類技師承擔著機器人勞工大軍的維修任務,又或者一名數據分析師利用軟體取代銀行所有的定量研究員職務。在這樣的經濟體中,僱傭勞動力將不再是創造價值的主要角色。

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這種未來的影子。社交媒體巨頭Twitter是條就業領域的小魚。其價值達90億美元,但僅僱傭400名全球員工——僅相當於英國小城基德明斯特一家中型地毯廠的規模。

將2008年來的失業率增加歸咎於自動化的影響並不準確。但值得注意的是結構性失業——也就是經濟復甦後仍然存在的失業問題——25年來一直處於上升趨勢。我們發現控制失業率的工作越來越艱鉅。

事實上,認為英國2%失業率屬於正常的時代早已過去。人們普遍認為上屆政府將失業率壓制在5%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即便達到這個並不起眼的目標也需要補貼眾多不必要的崗位和毫無意義的培訓計劃。

關於機器人取代真人勞動力的某些說法,無疑會像過去那樣被證明是牽強附會。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成為剩餘勞動力,我們很難拒不承認凱因斯所謂「技術失業」將不斷增加的結論。



樂觀主義者可能會說悲觀者的想像力太弱,預見不到自動化所帶來的各式各樣精彩的 ​​全新工作機會。但也有可能樂觀者的想像力太弱而無法預見一條完全不同的軌跡——人們正在走向一個享受自動化休閒成果而非額外收入的世界。v 工業革命期間工廠取代了燈紅酒綠,工作時間延長了20%之多。但有了後機械時代的生活標準,我們就可以摒棄幾個世紀來某些清教徒式的內疚,從枯燥乏味的工作中抬起頭來。

今天我們可以在貧困國家看到共享工作。這是實現有限工作崗位分配的為眾人接受的方式。經濟學家們稱之為「隱性失業」。

如果我們的目的是擺脫貧困,那麼隱性失業是一件壞事。可如果機械發展已經讓我們擺脫了貧困,那工作共享就成為「分配」仍須由人類勞動完成工作的一種合理方式。

如果機器可以壓縮半數的人力勞動,為什麼要讓半數勞動力淪為過剩,而不讓同樣這些人工作一半的時間?為什麼不利用自動化將周平均工作時數從40小時降低到30小時、再到20小時、10小時,從而縮短全職工作的勞動時間?實現這一目標需要實現自動化的大部分收益不被富人和當權者攫取,而是以平均的方式加以分配。

我們不應像盧德分子想像的那樣試圖抗拒機械化進步,而應該準備迎接自動化帶來的更加閒適的未來。但完成社會思想革命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前提條件。

分享按钮